科學加持的人類:超人or非人

2019年11月03日08:26:35 采集俠 124 views 網絡整理
摘要

瑞士攝影師馬修·加弗蘇的作品《H+》以手術室般冷峻的影像告訴人們,如果那個“潘多拉魔盒”指的是“用技術改造

攝影:馬修·加弗蘇(Matthieu Gafsou)
采訪/撰文:周仰
《城市畫報》2019年3月刊,刊發時有刪節

2018年11月末,中國科學家向外界公布,一對經過基因編輯的嬰兒已經誕生,消息引發了國內外科學界的一片批判,媒體也不約而同將此舉描述為“打開了潘多拉魔盒”。幾乎就在這條令人嘩然的新聞發布同時,廈門集美·阿爾勒攝影節的展廳中,瑞士攝影師馬修·加弗蘇的作品《H+》以手術室般冷峻的影像告訴人們,如果那個“潘多拉魔盒”指的是“用技術改造人體”,那么實際上它早已打開。
以英文縮寫“H+”為代表的“超人類主義”(Transhumism),是一個國際性的哲學思潮,倡導通過開發并廣泛運用復雜的科學技術來提升人類的身體、能力和智力,此外,這些強大的新技術帶來的危險和好處,以及對人類生活狀態的大改變,也是超人類主義運動的關心方向。
對于很多人來說,超人類主義無疑是新生的概念,但事實上,人類對免除死亡的渴望或許從一開始就銘刻在基因之中。來自美索不達米亞的《吉爾伽美什史詩》(Epic of Gilgamesh)書寫于公元前2700年,其中就已記錄了英雄對生死奧秘的探索。奠定當代“超人類主義”概念的是伊朗裔美國未來學(futurology)教授FM-2030,在20世紀60年代,他便提出了“人類的新定義”,認為那些采納技術手段和生活方式“跨越”到后人類(posthumanity)狀態的人,可稱之為“超人類”。
在加弗蘇的展廳中,與墻面同高的巨幅肖像呈現了一位表情平靜的年輕人,弧形的微型麥克風般的金屬配件一端懸空在他的額前,另一端則連接其后腦勺,這是慕尼黑的尼爾·哈比森(Neil Harbisson),先天色盲的他選擇將特殊組件植入腦中,這一“機械眼”能將顏色轉換成聲音,為他帶來獨特的色彩體驗。哈比森是第一位佩戴義肢出現在護照照片中的人類,對此他頗為自豪。

科學加持的人類:超人or非人

?Matthieu Gafsou
哈比森的肖像屬于加弗蘇展覽的第五部分,在“生物黑客”(biohacking)和“半機械人”(cyborg)等標簽下,一系列科幻小說般的場景展現在眼前:因為植入了磁鐵而吸引鐵粉的中指的特寫;一張有著圖騰般紋身和金屬圓點的面孔;戴著慘白橡膠手套的手正在往另一只手中注射什么……觀看這些照片并閱讀相應的文字說明,我們或許忍不住皺眉,因為這些人對人體和機器的嫁接,已經不局限于如哈比森那樣彌補先天感官的缺失,在一些超人類主義者看來,未經科技修改和增強的天然軀體,才是“不完整”的。

科學加持的人類:超人or非人

?Matthieu Gafsou
如果整個《H+》項目僅包含這些過于先鋒的形象,那么我們完全可以把加弗蘇的作品當成科幻小說,離開展廳之后便能拋諸腦后,然而,《H+》令人不安之處正在于,加弗蘇將那些我們已然習以為常的事物與大多數人暫時尚未接受的激進技術并置在一起,以此提醒人們“未來”是怎樣已經到來。當牙齒矯正器、隱形眼鏡、維生素藥丸和植入了夜光水母基因的實驗鼠同處一個空間,攝影師實際上展示的是人類利用科技改造身體的連貫歷史,也迫使我們思考:新技術從過于先鋒到被接受為日用商品,往往是轉瞬的事,即便今天我們還在為《H+》之中的一些照片蹙眉,是否不多時之后,每個人也會開始用植入手掌的芯片儲存信息?而照片間或使用純白或者純黑的背景,高調與暗調的頻繁切換暗示出加弗蘇的焦慮,正如他本人在與《光圈》編輯的訪談中坦言,“強烈的白光讓我們無處可逃,而黑暗則可能將我們吞沒。由超人類主義引發的許多哲學問題,比如死亡、優生學或者社會割裂,都令人不安,很可能引起更多痛苦。”加弗蘇提到,在四年的拍攝過程中,他接觸越多超人類主義者,就越感到悲哀。超人類主義相信人這個物種的更多潛力需要通過科技來達成,而加弗蘇擔憂這將剝奪我們的人性。不過,他的這份批判在《H+》中隱藏得很深,我們僅僅能從冰冷的影像風格中一窺攝影師的態度。

科學加持的人類:超人or非人

?Matthieu Gafsou

科學加持的人類:超人or非人

?Matthieu Gafsou

科學加持的人類:超人or非人

?Matthieu Gafsou
超人類主義者堅信,如果在三個月內死去的前景和做心臟移植手術中進行選擇,每個人都會傾向于后者,由此推理,每個人都會選擇生命而不是死亡,然而,攝影師加弗蘇的焦慮也并非杞人憂天。古希臘神話中,黎明女神艾奧斯(Eos)愛上了凡人少年提索奧努斯(Tithonus),遂向宙斯(Zeus)懇求讓少年永遠不死。宙斯答應了艾奧斯的請求,然而女神卻忘了,“不會死”不等于“長生不老”。故事的最后,提索奧努斯不斷老去,越來越虛弱,痛苦地祈求死亡。當我們討論“延長生命”時,也必將遭遇和神話故事一樣的問題——我們所說的,到底是“青春永駐”,還是“衰老永駐”,還是在2000年之后讓我們解凍復蘇的大腦成為未來馬戲團中的小丑?從臨床醫學到基因黑客,與死亡“斗爭”的科技不斷加速發展,而我們很可能來不及思考提索奧努斯故事的教訓——超人類主義帶來的未來,或許并不是我們真正想要的。

科學加持的人類:超人or非人

?Matthieu Gafsou

科學加持的人類:超人or非人

?Matthieu Gafsou